5.jpg 

店名:直走咖啡

地址:台北市汀州路三段27巷18號

電話:(02)23657303


對於一個阿根廷球迷來說,七月三號我們都度過了難熬的91分鐘;但因為我選擇在直走咖啡觀賽,所以這91分鐘變得比任何人都更加難熬。

起初是在推薦版上搜尋到這家店,架在石磚上的自製長椅、從天花板吊掛著的木桌、保留掉漆斑駁的水泥牆等等,第一印象是「真像藝術家的工作室」。而且又看到它會將世足轉播投影成大螢幕,整體氣氛很high等等溢美之詞,令我們捨棄了傳統的美式餐廳,直走到直走來。

才晚上八點半,直走咖啡裡已擠滿了球迷,現場不剩下任何一個座位,我們只好站在吧台。點了杯拿鐵($90元)和貝禮詩牛奶($90元)權充低消,一邊翻著《幕張》漫畫,一邊在心裡為等一下的比賽搖旗吶喊。

2.jpg 

──拿鐵和貝禮詩牛奶都屬於普通的範圍,很像自己在家做出來的水準。不過看一眼率性的老闆(有點像浪花兄弟)和隨意的空間,然後聳聳肩,你會覺得在這裡,這樣的味道已經及格了。

當老闆連接好筆電和單槍,球賽正式開打,大家隨性坐在地上,必須盤著你的腿或曲著你的膝,好為忙碌的店員讓出一條小徑來行走──絕對會讓你回想到學生時代,和系上的人或一大群好友,在夜深人靜守著電視為世足加油的青春過往。

7.jpg 

一切都很不錯,直到在比賽開始2分多鐘時,德國進了第一球。

無論是歡呼的德國球迷或哀叫的阿根廷球迷,這一刻想當然都是非常情緒高昂的時刻;偏偏店裡充滿著特別熱愛尖叫的女生們(只要有人拿到球必尖叫,但畢竟永遠都會有人拿到球,所以從頭到尾她們忙著不停尖叫),場面就顯得更加熱鬧──這時戴著帽子的女店員開口罵人了:「你們不要尖叫好不好?我一直被嚇一跳,而且很吵。」

雖然這場的女觀眾是有點尖叫過度,但奇怪了?大叫、鼓掌難道不是看轉播球賽時的自然反射行為嗎?既然要辦這種「瘋世足」的活動,還有不准大家high的規定嗎?

接下來的賽事不用我說,就是一場讓阿根廷球迷從希望追平再反敗為勝,到希望能進球無愧於實力的比賽。但我背後不停傳來一位德國女球迷令人想揍人的大嗓門:

「我今天早上才決定要支持德國,看吧!德國超強的,怎麼踢怎麼進。」

「足球真是很惡心的比賽!大家一直在犯規絆人。」

「其實什麼越位、自由球我都看不懂,就跟你說我根本不太知道什麼足球啊。」

「你不是說阿根廷很強嗎?哪有啊?都二比零了,不用比了啦。我討厭看比數差很多的球賽,因為就贏定了啊,很無聊沒什麼好看的。」

「我要打電話跟我朋友說德國贏了,我旁邊都是阿根廷球迷好可怕呦~」

「哪個是梅西?十號嗎?」

請看看我穿著阿根廷十號的球衣坐在妳的正前方,上面的MESSI五個英文字正正對著妳;不管是熱情或熱潮,每個人都有支持世界盃的權力,但如果妳什麼都不懂,就請閉上妳的嘴,至少降低妳的音量,讓我聽球評說話好嗎?

8.jpg  

三比零的時候,戴著帽子的女店員又開金口了:「比賽結束了啊,阿根廷掰~掰~趕快回家吧。」

「早知道我今天就去買彩券了,今天人家跟我說晚上德國對阿根廷,我就說:『德國一定贏。』昨天我也說荷蘭一定贏、烏拉圭一定贏,每個都賭對了,早知道我今天就買彩券,現在就發了。」

我明白人人都會有支持的隊伍,但何苦說這些在別人傷口上撒鹽的話?店裡不只我一個人穿著藍白條紋的球衣,難道妳說這些話的時候,不覺得在踐踏別人的失落嗎?

看來後頭有人抱持相同的意見,所以有人用開玩笑的語氣對帽子女店員說了幾句話,引發帽子女店員更大聲的說:

「你想打我喔?來啊!只是想打我的人太多了,你可能要排隊喔~」

可想而知當德國踢進第四球的時候,帽子女店員第二次「阿根廷掰掰~」聲音又更大了。這時我背後的德國女球迷也適時的補了一句:

「阿根廷好弱喔。」──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走出直走咖啡時,戰敗的低潮更突顯了今天觀賽的不爽,德國的強、德國的厲害我都願意予以掌聲,因為那是他們應得的。而我支持的球隊並不是個弱隊,他們有戰功彪炳的教練和舉世公認的頂尖球員;他們從小組賽一路勝到8強,還演出了令人激賞的帽子戲法;雖然這一場,他們或許是一開始亂了陣腳而失常、也或許是陣形戰術安排失當,但它擁有千千萬萬為它喝彩的球迷,它不容妳們這兩位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批評。

世界盃能讓我們看見足球的精彩,也可以讓我們看見不懂何謂尊重的智障。

1.jpg 


P.S.奉勸老闆在世足賽轉播時間讓帽子女店員休假,不然她只會惹怒更多更多雖敗猶榮的戰敗隊球迷。

志零姐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juju630
  • 奉勸老闆在世足賽轉播時間讓帽子女店員休假 +1
    這也太白目了吧
    如果是我就會把他吼回去
    既然辦瘋世足還怕吵
    真是太誇張了 \ /
  • 我不能同意你更多了!

    尤其無法原諒她在別人傷口上灑鹽的經典發言
    我那時已經難過到說不出一句話來了現在真後悔沒為人權挺身而出!

    志零姐姐 於 2010/07/04 21:52 回覆

  • way
  • 你好,我是直走經營團隊的其中一個成員,讀了你的文章之後很明白可以感覺你的不悅,很抱歉那天看球的經驗造成你的不愉快,我想跟你說聲對不起,也順道說明一下直走的狀況。

    我們有一個團隊在經營這個地方,成員有十多個人,沒有誰是老闆,大部分還是學生,學校跟科系都不大一樣,也正在面臨人員的進出,比如有人正在當兵,而有人正要去當兵、正要出國唸書、正要去工作。

    兜攏這個空間和團隊的事情是社會運動和實踐,在這個空間成立之前我們花了半年多的時間去談我們想要和需要的空間長什麼樣子,找各式各樣我們認識的人,花很多時間去談我們的想像,留的比較久的人也是透過這些討論進來的,所以對於直走,我們一直期待可以是個讓人認識、讓討論發生的地方,世足轉播是我們很快速決定的嘗試,有很多地方不夠仔細,也因為這樣造成你的不愉快,真的很抱歉。轉播期間我們的成員大部分在弄諾努客http://taiwannonuke.blogspot.com/ ,也在這個時候剛好有新的人進來這個空間,而我們也忙到來不及仔細去認識彼此,跟確定彼此的狀態(甚至對這個空間的想法和是不是成員),那位戴帽子的女孩就是在這個狀況下進來的,到目前為止只排了七月三號那天的班,我們也還沒有真的可以見到她跟她確認當天的狀況。

    但還是很抱歉造成你的不愉快,我們也會花時間去處理最近的情況,也謝謝你對當天的情形有這麼明確的表示。

    真的很不好意思。

    承羲

  • 謝謝你的道歉
    一切事過境遷

    雖然當天留下了不愉快的回憶
    但直走還是一個很棒的地方
    帶給很多人舒服和自在的空間
    請繼續加油!

    志零姐姐 於 2010/07/24 01:24 回覆